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
首页黄花大姑娘 分卷阅读6

分卷阅读6

    黄花大姑娘 作者:偏翅唐松

    分卷阅读6

    黄花喜欢您,您不是本市的,我真的不考虑让您领养。离得远很多事情都不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喵。”闭嘴吧你,叨叨叨。

    猫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了,兽医小妹儿住嘴,内心像一只大猩猩的大拳一下一下锤击自己的胸脯。因她懂这只猫的眼神,爷样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就这样吧,祝你们百年好合。”兽医小妹儿干笑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我们会的。”钟宜法这话说的很认真。

    “喵。”没吃完的那袋猫粮爷要带上。

    “黄花没吃完的那袋猫粮它要。”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“它说,要猫抓板。”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“还要逗猫棒”

    兽医小妹儿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“我们买。”老祖宗在旁边举手。

    兽医小妹儿翻了个“仅自己可见”的白眼。

    第22章 第二十二节

    猫上飞机要托运。

    坐过一次飞机的钟宜法死活不松手,障眼法一打,抱着猫就要登机。

    猫这会儿过了新鲜劲,在钟宜法怀里脑袋蹭来蹭去,爪子在钟宜法大腿上踩来踩去,又用猫鼻子够钟宜法的鼻子,钟宜法只好低下头来。

    猫在他脸上仔细地嗅。

    钟宜法想到初次遇见这只猫,在庭院深草的盛夏,钟宜法躺着看天,草里有小虫子咬自己的背,痒,钟宜法也懒得动。他离家出走一个月了,一只猫踩着步子走过来,钟宜法仰头才能看见倒着的猫过来的样子,离自己越来越近,很近了,猫低头,眼睛对着自己,鼻子动了动。突然,猫慢腾腾转身,站着的屁股对着自己的脸,后腿蹭蹭蹭刨地。钟宜法完全没有设防,猫把泥土刨在自己脸上,进了眼睛,钟宜法赶紧闭眼,用手揉,一阵一阵的难受。

    钟宜法捂着眼睛,眼泪不要钱的往下淌,眼睛突突的疼。

    猫好像觉得自己举止过分了,端坐在旁边守着泪流不止的钟宜法,时不时去扑野草里的蚱蜢,又伸爪子看着钟宜法疑问的挠挠头。

    “喵。”人类,哭哭哭哭哭,可怜。

    钟宜法眯着肿泡眼,带着哭腔说:“你他妈可怜。”

    少年时代的钟宜法有啥说啥,叛逆男孩也说脏话哟。哪像现在闷的像葫芦,屁都憋不出一个。

    “喵!。”干你妈你怎么说话的!

    你以为猫是好惹的嘛。

    钟宜法流着泪,梗着脖子说:“艹你麻不服来打架啊!”

    猫生气,一个猛扑压上来,后爪子踩在钟意法肚子上,前爪子张开,伸出五个锋利的指甲按着钟钟宜法的脖子,钟宜法被扑的一个仰倒,完全被压制。

    肚子饿了几天没力气翻身的钟宜法,加上被只死肥猫踩到胃,身体上的锐痛,精神上的奔溃袭来,钟宜法头一偏,晕了,脏脸上带着倔强的泪痕。

    猫鼻子里出气,踩着高雅的猫步抽身离去,留下一句:“喵~”没用的东西~

    再后来。

    养猫很久的钟宜法才知道后腿刨泥巴这是什么意思——来自猫的翻译:好大一坨屎,埋掉~

    而现在。

    猫在钟宜法身上,闻到了好闻的须后水的味道,比刚晾晒好的鱼干更好闻。

    这可能就是春天的味道。

    没有节育的橘猫半岁多了,下半身蠢蠢欲动的。

    第23章 第二十三节

    兽医小妹儿忙着发微博的时候,钟宜法和猫已经落地。

    #猫猫领养#喜大普奔,前段时间微博领养的橘猫今天有人带走了,养主帅气逼人我流口水这里不提,重要的是猫,橘猫见到养主瞬间发春!养这么久我还不了解这只猫,平时除去想吃想喝就没见它对我献过殷勤,所以这猫到底有多狂妄自大难道我不知道吗?重点是,这猫见到养主叫的一个花枝乱颤,我气死!谁才是你这几个月的衣食父母?人也颜狗,猫也颜狗,全是颜狗!我气死。

    评论里一个微博用户哈哈哈哈说:哈哈哈哈,以前对你小仙女小仙女的叫,原来猫都看不起你的长相,博主开个链接众筹吧,拿去整容。

    兽医小妹儿回复:气死我,一脚踢开板材板!

    还有人评论:博主难道不知道猫是什么德行吗?整天冷眼看我,把自己当大爷,治都治不好的病,早就放弃治疗了……

    兽医小妹儿回复:认知一只都很深呢……

    有人回复:帅气逼人的养主?!大家不要混淆重点了,重点是小妹儿流口水!强烈要求看养主照骗。

    兽医小妹儿回复:前段时间网上火了的帅哥大家还记得吗?

    评论瞬间歪楼。

    甲:就是那个帅的我合不拢腿的马尾小哥?绝世颜值!

    乙:我就说绝对十八线马上出道!

    丙:博主骗人,说好的照骗呢!

    第24章 第二十四节

    钟宜法在浴室洗澡,水哗哗哗响,猫就在大床上打滚,到处蹭上自己的味道。

    钟宜法湿着头发出来,穿着白体恤牛仔裤,露出脖颈和锁骨,猫一看,这还了得,下半身鸡动,弓起背脊,跳上钟宜法的怀里,一口咬在钟宜法颈上,恶狠狠用舌头舔舔。

    “黄花,乖,下去。”钟宜法劝道。

    “嗷呜~”吃了你吃了你~

    “黄花,快下去。你粑粑了?好臭。”

    橘猫张着嘴僵住,之后扭动肥屁股,突然暴起,给钟宜法一耳光,跳下沙发躲进床下。

    “黄花喵喵,出来出来,小鱼干喂你。”钟宜法单膝跪地,头朝缝里看猫。

    “喵呜。”黄花闷闷的说,你的头发还是湿的,快去弄干,会生病。

    “那你乖乖的,等我出来给你洗澡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宝宝不说话,宝宝有小情绪,没得到黄花回应的钟宜法很直男的走了。

    等钟宜法吹干头发,猫站在猫砂盆里四脚站着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钟宜法直觉黄花情绪有点小低落:“黄花,是不是觉得自己便便臭臭?要不要洗澡。”

    猫还是一动不动,犹如雕塑。

    “黄花,你变了,你以前不是这样的。”好难搞,钟宜法抱怨。

    “喵呜。”猫低低呜咽了一声,我以前对你都什么样儿啊。

    “爱洗澡。”

    “嗷呜!”那不是我,滚。

    吼完一嗓子的猫跳出猫砂,坐在钟宜法拖鞋上蹭菊花,报复够了,把持着视死如归之眼神,踩着

    分卷阅读6

    -


同类推荐: 上面的,麻烦用点力(h)小骚菊(H)调教异世(总攻)迪奥先生爱犬(H)欲望华陵(H)窑子开张了(H)穿越之肉香满满+穿越之快进入纯肉(H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