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新御书屋
首页狠人大帝的一生 第七章

第七章

    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拼命一提阴户,结实的耻骨重重的撞击在他的胯骨,啪的一下完全撞了个粉碎,上半身和双腿完全分离开来,只余插在我屄中的肉屌,身上的禁锢瞬间解除了。
    “吼!”
    一声大吼,他的身体眨眼间就重新生长接续回来,于是,大战又一次开始了。
    这次,他用出了更多招式,羽化秘术,九秘合一,配合吞天仙经,不住袭杀,我则是以吞天秘术招招回击,从没有过这般大战的我,在混战中,不断演化更多新奇的神奇招式,虽然他立刻就能学会,但每出新招,总能让他措手不及。
    盗版如何能比拼正版?我杀出了底气,对大帝天生的恐惧渐渐远去,招式也越来越得心应手,各种招式随意出手,皆有道则回应,摹的,轰然一声惊雷,我竟然不知不觉又一次晋级了,这一次,是准帝六重天大劫。而他,也不得不被动应劫,阵阵雷劫劈的他节节败退,很快就消失在我的感应范围里。
    我不得不放他离去,现在,专心应对天劫才是。
    数日后,我顺利进入准帝六重天,感到实力更加精进,举手抬足之间,就可追星摘月,若是碰到他,翻手就可镇压,仙凡之别,就在这一进一退之间尽显。
    回到北斗,我立刻就感应到了他的位置,一步跨出,竟然是妙欲庵,他跑到这里做什么?
    立刻,我就知道了答案,妙欲庵的大门洞开,侍女死了遍地,庵房中,一阵阵的呻吟娇喘传出,那是妙欲庵庵主的叹息。
    “大帝,这么多年了,你终于又想起妾身了,为了你,我死也甘心!”
    “那你为朕而死吧!”
    “大帝,你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
    他竟然是跑到这里来夺取道源,而这正在惊呼中渐渐老去的美艳女子,竟然就是当年的帝后,大帝晚年新纳的中宫娘娘,大帝死后,她悄然自封,希冀能错开大道封禁而成就帝身,这么多年来,没有得到吞天仙经下,竟然也被她另类练成一些,采纳到不少道源,只是没想到,她只是为大帝做了嫁衣,今天却仍旧是死在他的屌下,被他夺了道基。
    天边风雷滚滚,阴云聚合,他的六重天天劫也来了……“妈妈,我们继续如何?”
    他含着阴笑,一步踏到天外。
    我只能说,他这是被怒火冲昏了头了,他已经不复大帝之智,计算上出了差错。
    虽然我也只是刚刚渡过天劫,但他即使逼我跟着一起渡劫,也不过是让我再渡一遍而已,他就不一样了。
    立刻,他就尝到了苦果,我就站在他身侧陪他一起渡劫,双倍六重天大劫接连劈下,即使是我这六重天渡完的人,也有些难挨,何况是他这还只是五重天的“蝼蚁”?
    发现计算失误的他,怒吼连天,我却只觉得快意,复仇,就是要慢慢折磨你的敌人,敌人越是难堪,仇,也就复得越彻底。
    不过,不能让他在天劫中灰飞烟灭,眼看他终于不支,我张开双腿,展开大道宝瓶,一口把天雷吞纳进阴户,留下了他的性命。
    天劫消散,他已经全身破烂不堪,无力挣扎了。
    现在,是取回一切的时候了。
    天地精气自然而然的补充进他的身体,修复伤损,很快他的躯体就变得充盈又结实,实力在快速回复。我毫不客气的骑坐上他的身躯,早已饥渴难耐的肉穴,一下子就吞下了他坚挺粗长的火热肉棒。
    “乖儿,妈疼你。”
    这次是我主动和亲生儿子乱伦,血脉相连的感觉,让我得到了极大的快感,我快速的耸动着身子,让他的肉棒在我的yin道里快速进出,不住压榨吞噬掉他源源不断补充进来的精元,“你这淫妇,天道好还,吃了我,天也会收了你!”
    “贱货!快把你的臭屄从朕身上拿开!”
    “妈妈,放过我吧,我可是你的亲骨肉!”
    不理他的威胁,恐吓又或者哀求,我足足在他的身上骑乘了七千年!
    压榨,喷射,再压榨,再喷射,继续压榨,继续喷射,还要压榨,还要喷射……我不在乎成帝不成帝,修行,对我来说,只是为了复仇,为了哥哥的大仇,也为了我与他的恩怨。
    七千年,世间早已沧海桑田,交合了这么久,我们也已经老了,血气虽然还很充足,但都已满头白发,准帝六重天,也就是七八千年的命数。
    我想过要一直榨干到他死去,终于还是没敢尝试,我怕我经不住时光的力量,先他而去,毕竟,我比他要大上百多岁。
    现在,终于到了要吞噬掉他的时候了。
    无数的本源大道不住从交合处流淌进我的身体,一千,两千,三千,四千……第五千章……六千,七千,八千,八千七百六十三道!集合了三人之力,他竟然吞纳了
    如此多的道源,如果被他恢复过来正面相拼,我还真的镇压不了他。
    “啊……妈妈,不要……”
    看着他全身干枯下去,我心中充满了复仇的快乐,又被他这一声妈妈喊得心尖剧痛,我还是亲手扼杀了我的亲生儿子,这个和我血脉交融,乱伦交媾了七千年的亲骨肉。
    今后,我都不会再有子女了,吞天仙经,也要封存起来,不再现世了,这个功法,真的有伤天和,会遭报应的。
    轰的一声惊雷,天劫又来了。
    准帝七重天,准帝八重天,准帝九重天,成帝!
    我竟然这么轻松就迈过了四道天堑,直接成帝了!
    也难怪,吸收了儿子的八千多道本源,我本身就有七千八百道,扣掉重复的部分,足足凑够了一万一千道本源,让我直接化成了混沌体,碾压了世间大道。
    前所未有的明悟纷纷涌上心头,这,就是成为大帝,天下独尊的感觉么?似乎,也并不坏。
    我遥望向北斗的方向,随手挥出一掌,落在中州,羽化神朝留存在世的最后势力和底蕴,全部灰飞烟灭。地下,还有一个地宫葬地,就随他去吧,反正,人已经都死了。
    随意落在北斗,东荒,北域,我取出大帝留下的肉屌,这是羽化神朝最后的遗存了,要完全消灭干净才行。
    手握着肉屌的根部,我缓缓把它插入肉穴里,感受到它不灭的温度和硬度,如今,能让我满足的,怕是也只有它了,哪怕是一尊另类成道的至尊,也没有大帝的温度和热力。
    原来,大帝当年,确实是收敛了全身的帝威,不然,以当年我一介凡体,若不是这肉屌帝威内敛,仅仅是看一眼,就会全身爆体而亡。
    啊……好满足。可这肉屌,竟然依然不灭。
    我这是自慰了几千年?大地上竟然积蓄了一池春水,那全都是我流溢而出的淫液。这可是大帝流下淫液,一滴就可以杀死一尊准帝!
    既然流下了,那就留下吧。
    我化去淫液中的帝威,也许,这里也会繁盛一个大教也说不定。
    我感到了寿元将终,我化作混沌体的时间太晚了,不然,还可以多活一万年,不过,这有什么关系?
    走在苍茫的东荒大帝上,我行将枯朽,遗憾没能找到不死药续命,也遗憾没能寻到帝级神材炼兵。
    那么,就让这一切,留给下一世去解决吧,数千年的手淫,也让我彻底容纳了混沌气,仙台孕生出了神胎,此时,终于要解脱了,就让我脱去这副沉沦在尘世一生的肮脏肉体,彻底斩断因果吧。
    脱出神胎,真我降生,活出第二世!
    一个纯洁无瑕的年轻女子,浑身缭绕着混沌气,自神胎中走出,这就是我的新生!
    回首望去,这残躯,就炼化了吧。
    无上混沌火焚烧炼化,地上的躯体渐渐失去光彩,尘归尘,土归土,大道天成,神物自晦,千日煅烧,老体渐渐成型,化成一个大道宝瓶,最终成为一个古朴的陶罐,大帝肉屌也完全失去光泽,化作一个陶盖,盖了上去,二者合一,罐子立刻传来一声满足的幽幽叹息。
    真是至宝,此宝,合两大帝躯为一,当名吞天魔罐,就让它在世间沉沦吧,我的前一世,当称吞天大帝!
    葬下焚烧剩下的灰烬,我转身离开,与前世再无关系!
    这一世,将是完全的新生!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哎呀我去,这里,竟然有万物母气源根!早干嘛去了,不然哪里还用得着去偷别人的龙纹黑金鼎呢?
    哎呀我去,这万龙巢里竟然有仙珍,竟然还有真龙不死药!早干嘛去了,害的我只能脱去老体才能再活一世。前一世多幸福啊,可以找那么多男人,这一世,谁来给我破处啊!谁敢给大帝破处啊?!
    不知何时,阴阳教,人欲道,妙欲庵又重新兴起,只是,和前人都早已了无关系。
    不知何时,有一位伟大的女性,在北域修行,发愿终生不嫁,发现了一汪小湖,满是异常浓郁旺盛的生命精气,更是不经意间在湖底寻到了仙泪绿金,于是在此立教,那人后来自称西王母,却还是有了一个男人,再后来后来,那男人发狂强奸了她所有的女弟子,弃尸瑶池内,终于被西王母制服,两人交合著坐化瑶池。
    不知何时,第一世身的藏地之上,多了一个小教派,逐渐壮大兴起,以圣光术称雄天下,最终成了一处修行圣地,教名摇光,取扶摇直上,化身圣光之意。
    传说,有二十八位古之圣贤耗尽心血,无数的圣主与长老还有弟子耗尽青春,举全圣地之力,五万年的祷告,五万年的叩首,呕心沥血之下,才在一个电闪雷鸣之夜,铸成了又一件极道武器——龙纹黑金鼎。
    不知何时,南岭大道遍地,兴旺了百族万兽,据说,那里有个喜欢兽交的女孩儿,和青铜仙殿的南岭天帝十分亲密,如果能把她操爽,有事儿求天帝的话,将是有求必应。也有人说,那女孩儿,就是天帝本人,只是不能说,那人刚说完,天降赤雷,将他劈的灰飞烟灭,从此再也没人敢提这种说法。
    不知何时,东荒,成仙路上,一处禁地里,传出了一阵阵惊天动地的男女交媾声,人们偶然会听到女人的阵阵呻吟,仔细分辨,都是一些诸如“好爽!圣体果然不同凡响!”,“好不好嘛,再来一次吧,人家再给你延五百年寿元怎么样?还不满足?一千年!但你要操够人家九百九十九年才可以哦!”,“什么?你想玩儿捆绑游戏?”之类的淫词浪语,只是,自从有个偷听的人被一道柱状巨雷劈死之后,就再也没人敢去偷听了。人们只听到,禁地里,日夜传来一声声的巨吼夹杂着铁链震动的声响,至于为什么总是这么日夜不停的,谁也说不清楚。
    深渊上面,九座小峰连接成环,峰顶九个小池,溢满了浓郁的生命清泉,泉水旁,九株奇妙的仙根正在吞吐精气,快乐的生长。
    不知何时,红尘中多了一个可怜巴巴的小女孩,浑身脏兮兮,衣服破破烂烂,脸上满是污迹,唯有一双眼睛很清亮。
    时间,还在继续飞奔着,不急不缓,带来一个又一个搅动风云的人物出现,翻过了一页又一页。
    世界鼎中,有人咕哝着:“我也要出场啊……”


同类推荐: 豪乳老师刘艳舅妈的不伦亲情我的青梅竹马是龙裔心尖(兄妹,高H)暴插年轻丰满的后妈妻子的心牢(第一人称版)卫晴央(古代h 1v1)深情男主也出轨了【快穿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