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283章

作者:唐大碗字数:1260更新时间:2024-05-15 22:48:15
  白桦故意逗张迎春道:“你看,你才刚伤心了没多久,就有少年郎为你痛心断肠了。”
  “他?痛心断肠?他不让我气急败坏就算不错了。”
  张迎春到底还是个心智未开的小孩子,被白桦三言两语便转移了注意力。
  张迎春觑了那人一眼,没好气道:“白阿姊,你是不知道他有多烦人。我不是在私塾里教一节厨艺课吗?这个人没有半点厨艺天分,日日来蹭课,不是把没拔毛的鸡端上餐桌,就是把夹生的饭菜让我品尝,还美其名曰求我赐教。”
  “我能赐他什么?他能够赐我一张尝不出来味道的嘴我就谢天谢地了。”
  提起远处的那位少年郎,张迎春像是被打开了话匣子,一股脑地向白桦倾吐烦恼。
  白桦指着墙上墨宝的诗句:“郎骑竹马来,绕床闹青梅。同居长干里,两小无嫌猜【注释3】。”
  “你看,像不像你和他?”白桦调笑道。
  张迎春轻哼道:“白阿姊,怎么连你也笑话我!”
  但张迎春脸上悄然爬上去的红霞,却暴露了她心中真实的答案。
  被张迎春这么一闹,白桦忽然想起了自己的一处疏忽。
  白桦想起白母的牙口不好,便特意去厨房中现炸了一些软炸鲜蘑菇,以免白母吃不惯宾客的饭食。这些鲜嫩的蘑菇都是早上刚刚采摘过来的,裹了薄薄的面衣过油炸酥炸香,最适合老年人食用。
  白桦去屋内给白母送过去的时候,却见白母睡梦之中,精神不算太好。
  白桦过去轻轻叫了一声:“娘,我把吃的放在这儿了,您一会醒了以后用一些吧。”
  “桦儿,是桦儿吗?”白母被白桦的声音吵醒后嘟囔着问道。
  白桦应道:“是我,娘。”
  “你,你不是我的桦儿。”白母叹了口气道:“我的桦儿,被蘑菇毒死了,然后你来了,你不是我的桦儿。”
  知女莫若母,作为亲生父母,白母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白桦被掉包了呢?
  白母轻声说着早已看透的事实,这么些年,她有意帮白桦瞒着,却从来没有骗过自己。
  “娘,我确实不是你的桦儿。”白桦坦荡地承认了。
  “在这个世界上,有很多我们不能够理解的事实,但却真真实实地发生了。世界不是用来理解的,而是用来探索的。或许在另一个世界里,也发生过同样的巧合,你的桦儿正在另一个世界里好好地活着。”
  白桦安慰道。
  白母听后,眼角留下一行浑浊的泪:“另一个世界里,也会有一个阿娘疼她吗?”
  白桦听到了,却没有回答,也没有人能够回答。她只能哄着白母用了些软炸鲜蘑菇,哄着她继续睡下了。
  之后,白桦默默关上了门,来到了婚房,楚慕早已等候在此,向她张开了温柔的怀抱。
  喜烛明艳的光照亮了白桦前行的路。
  前尘种种,皆成过往,如今良人在侧,灯火可亲,便是最好的人生了。
  【注释1】马吊:古代麻将最初被称为马吊,后来因为与吴语中的“麻雀”同音,也被称为麻雀牌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由于方言的影响,麻将的叫法发生了变化,北方方言中的“将”与“雀”字相近,逐渐演变成了我们今天所熟知的麻将。
  【注释2】蹴鞠:“蹴”有用脚蹴、蹋、踢的含义,“鞠”最早系外□□革、内实米糠的球。因而“蹴鞠”就是指古人以脚蹴、蹋、踢皮球的活动,类似今日的足球。
  【注释3】诗词引用自李白《长干行二首》。
  以上注释均来源网络。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