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76章

作者:今宵别梦寒字数:1998更新时间:2024-05-15 23:01:08
  【金素罗......】书筠默念那个名字,总觉得似曾相识,似乎在哪里听过。这是接下来薛荧要见的画廊主人,她说她很乐意见到金素罗,这是一种莫大的荣幸。
  游客们在坡路上行走时并不比书筠轻松,女孩们穿着蓬蓬如公主裙的韩服,提着粉红粉蓝的裙摆,艰难前行。男孩们身着侍卫的服饰,手里提着一把剑,此时也累得走了形。
  此时,黑色轿车后座的母亲脸色泛红,额角的青筋浮起,“那个女人怎么还敢来到这里?她在炫耀什么,我的儿子死了,她却功成名就,竟然还在这里开展!我决不允许她这样践踏我们......”
  “她不知道,我没有跟她说,她甚至以为李宇还在哪里活着。”李赫手肘支在窗口,尽力不去看母亲的怒容。
  “如果你说了,她可能会更得意,是这样吗?那个心肠坏透的家伙。”
  李赫已经把所有的事都和母亲说了,他不得不这样做,否则无法解决画作的事。可他没有想到事情会到这一步,薛荧来到了这里,母亲知道后决心要为自己的大儿子报仇。
  李赫忍了又忍,最终说道:“妈妈,不,他们之间不是那样的,我没有骗你,那只是意外。薛荧是李宇曾经的恋人。”
  母亲的胸口因喘息而起伏,愤怒有一瞬褪成凄然,但很快她又恢复了之前的刚硬:“你是一个善良的孩子,你说不出,那今天就让我来把这个死讯传达给她吧。我是生他的人,她是爱他的人,分担他死亡的痛苦不是应该的事吗?”
  金素罗是李宇和李赫的母亲,是adagio画廊现在的主人。终于想明白后的书筠站在上山的必经之路上,望着一批又一批的游客欢声笑语地走来,她的后背因紧张被汗浸透了。
  儿子被毁掉后,做母亲的不知会对薛荧做出什么事。书筠不知她是一点不怕,还是内心深处并不珍惜自己的绘画之路。报道就要写出,如果报道出来后,薛荧的丑闻冒了出来,他们的报道也会全盘覆灭。
  书筠此时不知道做什么好,她茫茫地站在那里眺望风景,远处有两三座古代的建筑,牌匾上缀以宫殿的名字,不知曾是国王的宫殿还是妃子的住所。这里的古建筑常用深色的红与庄严的苍绿,端严而统一,古建筑周围环绕着高耸入云的大树,树梢一簇簇的花苞已经鼓起,似乎只要再来一阵微醺的春风吹拂,它们就要绽出朵朵白花了。
  再往远处看,是连绵起伏的山,时代会变,山不会变,想必宫殿和青山从古至今就在那里了,人有前世吗?如果人有前世的话,大概每一世都会因秀丽的景色深受触动吧,每一次,只要见到,想必都会欣然愉快起来,她想象着自己的前世是如何看待这里的风景,也许那时她是大明使团的一员,是从金陵远道而来的女史,策马扬鞭路过青山,便在书卷上记了一笔,这是一个秀美的地方。
  书筠在麻烦事快到来的时候,全然地走神了。她回忆起很多事,尽管一辈子还没过完,有些事和人过于久远,几乎已经恍若隔世了。如果下辈子见到那个人,不知还会不会像这里的山和宫殿一样叫她认出来,还能跟上一次那样,与他那么熟稔亲密。
  汽车要再上一个坡才能到,上坡之前,侧面忽然涌入一大群游客,他们川流不息,笑容满面,人多得把道路堵得严严实实,完全走完这条小路估计要花好一阵子。这群人令旁人感到惊讶,他们人人身穿古代的衣服,有威风凛凛的将军、儒雅风流的文臣、年轻挺拔的侍卫、秀美无匹的仕女,以及粉雕玉琢的小童,人们结伴而行,像是要一道参加宫廷的春日集会一样愉悦爽朗。人们怀抱着宫廷乐器,铃铛和锣鼓的乐声,一声又一声地响起。
  汽车被生生堵在那里,司机束手无策,无论金女士如何催促,他都找不到新的道路,更不可能加大马力冲上坡路。
  车门被用力打开,金素罗想要阻止儿子强行下车的行为。
  “杰森布朗已经收到了消息,他知道你要来,肯定会带薛荧离开这里,他们可能已经出发了。
  现在车上不去,只能我一个人上山找她,我去向她传达哥哥的死讯,只要她还没走。妈妈,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?如果我安然无恙地回来了,你就再也不要去找她,如果我和哥哥一样消失了,你去为我复仇,可以吗?”
  金素罗眼眶里的泪水终于滑落下来,她咬紧牙关,一声不吭,但她没有否定小儿子的话语。
  古代的仪仗队伍长极了,飘逸宽大的衣袖被风吹起又落下,像层层晾晒的布匹,足够两个年轻人在其中穿梭,他们努力拂开遮挡他们视线的事物。
  “抓住我的手,李赫。”她在认真做一件事的时候会屏住呼吸,掌心很快传来熟悉的热度,书筠敏捷地将他拉上台阶,他们手牵手,向山上跑去。她能感受到手被越握越紧,就跟从前一样。
  “我抓住你了,”李赫在奔跑时望着身边的姑娘,他喘着笑了起来,“swing girl。”
  “我是猫咪,你是老鼠,是我抓住你了!”书筠克制不住地笑了起来,笑声汩汩冒出,她笑得几乎喘不上气。
  大明的女史来到此地,与一位两班之家的少爷相遇,他们年纪相仿,互相倾慕,在某个春日,携手结伴向高处跑去,仿佛身后有人在追赶他们一样,一刻不能停歇,可他们心中毫无惧怕,他们知道此刻再也不用顾及其它。渐渐的,他们的身影越来越小,就像两个要去天上的人一样,身影隐入了青山。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